千贺

微博@羽沢千贺_HARU球団遊撃手 ☆スタァライト☆♪バンドリ♪
个人翻译文本丢放处
封面图是小日向画的长颈鹿(的头)

【個人授權漢化】[エミ]「世界で一番」






前言



本作僅供交流學習,嚴禁商用。
無斷轉載禁止,分享至X浪/lof以外的網站請先詢問。




《世界で一番》


作者:エミ @emiecrivaine
翻譯:千賀 @chiga_hkw


CP:氷川紗夜&氷川日菜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「姊姊、你看你看!」


「已經能夠做出來了嗎?真厲害呢」


我輕輕撫摸著她的頭、娇小的妹妹似乎也很享受的樣子。


「誒嘿嘿」


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,我變得不擅長應對這樣的笑容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從前的日菜就是這樣的。


明明是同一天出生、擁有著相近樣貌的雙子,我是擅長照顧人的「姊姊」、而她是可愛的「妹妹」。


小小的手一直像這樣撫摸著她的頭。


所以,這樣可愛的妹妹是我最重要的人,這樣喜歡撒嬌的妹妹是我最討厭的人。
 

——————


最初和日菜真正對立起來的那一次,是在中學的時候。


我回到家、吃完晚飯,日菜如往常一樣擅自進了正在學習的我的房間、不停地說著關於學校的事情、絲毫沒有意識到我正胡亂搪塞著她的話。


「姊姊一直都很厲害喔。既聰明長得又漂亮,全班的人都對姊姊——」


「不要再說了」


面對突然提高音量的我,日菜沈默了。


肯定沒有想到我會變得如此粗暴吧。


視線的角落裡,是正坐在床上的日菜。


那個受到驚嚇的表情彷彿是意識到了自己的焦躁,又為了抑制住這份焦躁而咬緊了嘴唇。

 
『成績明明是你更好不是嗎......我如此拼命努力、而你卻從來沒有認真學習過。臉也長的差不多、樂器的技藝也、給人的印象也......』


之所以我從來沒有將這些想法吐露出來,是因為不願意放下那一份矜持。


「姊......姊?」


我最討厭這股什麼都不懂卻依舊充滿擔憂的視線了。


為了避開這股視線、我拉開椅子站起身。


但是和這一系列強硬的行為相反,「我出門散散心」——像是為了逃避一樣,我從家裡跑了出來。



空中掛著一道彎月,我從未想過那月亮也是如此虛幻的存在。


午間刺眼的太陽,就好像是日菜一樣。


然後我、則是靠著沐浴她的光芒而自身無法發光的夜晚的月亮。


所以我才會認為這是順理成章的事實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「日菜。我、會去花咲川女高」

今天是原本約好一起去訂做高中校服的那一天。我說出了這句話後,日菜歪了歪頭。

「為什麼?姊姊不是也已經被羽丘錄取了嗎」


「......花女這邊的話,我覺得我更能完成我想做的事」

雖然是同一天出生、接受著同樣的教育,但是更早的意識到我們的人生應該走不通道路的人、是我。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。

一直模仿著我的日菜,每一次都能馬上追上我並超越我,也是無可奈何的事。

就這樣循環往復,漸漸的、我也開始厭煩了。

自己身邊有著無論如何努力都敵不過的人存在的這件事情。


而那一個人,是仰慕著自己的最重要的妹妹。也正因如此、我無法抑制住自己內心嫉妒的情感。

這對於我來說一直都是一個災難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 

「姊姊」


「日、菜......」


「是我喔。姊姊做了什麼夢嗎?」


我從夢中醒來,坐在床邊的日菜伸出手、摸了摸我的頭。


是惡夢。


背後驚起了一身冷汗。


先前還暖暖的心底,在僅僅數分鐘——或許是數分鐘、或許是更長,意識中只過了很短一段時間——的小憩之後,露在外面的肩膀接觸到空氣竟有種涼涼的感覺。


為了尋求溫暖而靠向了擁有同樣體溫的身旁人
「好癢啦」、日菜笑著說道。


看向鏡子時,裏面映出了擁有著相似的瞳色、卻充滿了不安的我的臉。


「很漂亮的頭髮呢」


「......你不是也一樣嗎」


「我的頭髮比較短啦」


 為什麼日菜會把頭髮剪掉呢。
這麼想著,思緒突然回到了「那一天」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
日菜並不是一個不考慮他人想法的孩子。直到那天我才知道的。

「為了區分誰是紗夜誰是日菜,把其中一方的頭髮剪掉吧」,母親這麼說了。

就在前一天,我在學校因為一頭漂亮的長髮而被老師誇獎了。


一直都是成雙成對相提並論的氷川家的雙子,也就是說不應僅僅是我被誇獎了
「老師說頭髮很漂亮」、我高高興興地跑去告訴了日菜。


日後想想,這並不是應該對擁有著同樣的長相和同樣的頭髮的另一個人說的事。


但是日菜卻
「太好啦!我也認為姊姊的頭髮很漂亮喔」、說完得意地笑了。


再然後,日菜把頭髮留長了。


假使那時正好我不在、但是日菜在場的話,「日菜ちゃん和紗夜ちゃん都是漂亮的長髮呢」、會被這樣一起誇獎了吧。


但是那個時候的我,認為那份誇獎是只屬於我的特別的存在。


因此,無論母親如何勸說,我都認為自己絕對不能剪掉頭髮。


但是,如果日菜也覺得長髮很好的話,自己肯定會因為身為姊姊而被迫作出讓步。

「日菜我喜歡短髮啦」


像是看穿了一切似的、她在那個時機說出了違背自己意願的話。


「況且我」
日菜繼續說道。

「更喜歡姊姊的長髮」

正因為她說出了這種話,我才會討厭起日菜。

明明是最討厭、但也是最重要的我的妹妹。

明明是同一天出生、明明擁有著同樣的身姿、卻不同於我、自由自在生活著的妳,對我說著最喜歡了的妳,對我來說是最討厭、卻又是最重要的存在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 

日菜似乎很高興的玩著我的頭髮。

說起來,一直枕著她手,會麻的吧。

這麼想著、我將頭挪了開去
「還不行喔」日菜說道,於是我又被拉回了床上。

「日菜的話」

 
「嗯?」

 
「不準備留長髮了嗎?」

 
並沒有詢問為什麼,日菜彷彿是已經有所準備似的。

「怎麼說呢,有種『事已至此』的感覺?」

然後日菜又再一次開始玩起了我的頭髮。

「再說了,我更喜歡姊姊的長髮啦」

日菜手中捧起一小撮發梢,輕輕的吻了上去。

或許是害羞又或許是喜歡、自己也不知道的感情迸發了出來,我將額頭貼上了眼前白淨的臉蛋。

「笨蛋」
 

「我知道的啦」


「你就是一個笨蛋」


像一個笨蛋一樣,為什麼這麼喜歡我呢。


我討厭你的那段時間,對你很冷淡吧。


為什麼你沒有離開我呢。


真的,就是一個笨蛋。


為什麼沒有離開我。


為什麼我是你最特別的存在呢。

明明不知道我的想法、卻像是全部都知道一樣露出那幅表情,日菜點了點頭。


「我知道的」


然後,果然是全部知道的——

「紗夜,我愛你。世界上第一愛你的喔」

明明長著相同的臉,聲音卻有些不一樣。


比起我更低的中音充滿愛意的喊著我的名字,我的心臟不禁漏跳了一拍。

 
我在這裡並不是「姊姊」。


躲避日菜的那段時間,其實很痛苦。


因為從出生開始就最喜歡的日菜,要去討厭她實在是太煎熬了。

因此,我們的人生並沒有走在不同的路上。正因為實在是太近了、看得太久了,我們才沒有意識到彼此有如何關照著對方。


各自的道路前方都是光明的未來。


我第一次在其中感受到了自由。

和兩人構成的世界有些許不同,我們發現了彼此最珍視的東西,在別人看來或許我們終於能夠面對面了。


因此這樣做是必要的。


愛不應只存在於兩個人的世界裏,為了能在更寬廣的世界中再一次相遇。


然後這一次,也為了能夠去愛。


「我也,最喜歡日菜了」

「姊、姊姊你怎麼了」


「...說『知道了』不就好了」


「因為......我不知道啦,這樣的姊姊什麼的,幸福過頭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」


「......那我不說了」


「欸欸,再說一遍嘛!」


眼前的日菜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
『原來日菜也會露出這種表情呢』不禁如此想到。


「我愛你,日菜」
 

這一次,我去掉了「最」。總有種說多了效果會減小的感覺。


於是,為了代替話語,我將唇輕輕的貼了上去——






【完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後編輯於2017.11.18

评论
热度 ( 160 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千贺 | Powered by LOFTER